社会新闻
阅文的结构性矛盾,是资本逻辑和创造逻辑_科技频道_东方资讯
发布日期:2020-08-18 06:1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图片来源@视觉中国文 | 科技新知,作者 | 马戎

大概3个半月前,伴随着网文免费制与付费制的巨大争议,“黑暗之心”吴文辉黯然携团队离开阅文管理层。

时间来到8月11日,在2020中报,阅文交出了上市以来的首亏答卷,致使股价暴跌9.49%。在公告中,阅文将亏损归咎于疫情对影视行业冲击下,新丽传媒的商誉减值计提。

程武对巨亏有一番痛心疾首的总结:阅文之痛,在抗风险能力的缺失,和沉积数年的结构性问题。

这一言论引发了热议,阅文的首亏因疫情冲击而起,但管理层认为问题并不止于风控能力过低,“结构性问题”同样脱不开干系。有分析认为,程武口中的结构性问题,指向阅文长期以来侧重IP影视开发的营收结构,以及未向移动互联网要求作出调整的产品结构。

归根结底,都指向吴文辉时代,倾向作者的“头部作者管理”风格。作为网文行业初步产业化与高度产业化阶段的两位代表人物,程武对吴文辉时代这段溢满火药味的总结,似乎预示着阅文将在去传统的道路上越走越远。

原材料市场

吴文辉毕业于北大计算机系,但更青睐文学。早在2001年,他便与几位同好建立了“玄幻文学协会”,到2002年5月,新平台命名为“起点中文网”。

对于网文江湖,吴文辉的贡献是付费阅读制。对早期以爱好驱动的网文作者来说,付费阅读制打破了出版社对文学市场的垄断局面。网文从此从作者持续流失的窘迫中解脱出来,成为一类可持续的产业。

早期网文的付费习惯培养相当艰难。2011年一次访谈中,刘强东判断“给贝索斯20亿美金,扔到世纪初的中国,他也烧不出一个kindle。”主持人诧异地问:“为什么?”刘强东毫不犹豫地回答:“因为盗版。”

如果用今天的付费作品市场与网文对比,就能明了在世纪之初推广付费制的不易。即便距离掀起版权问题大讨论的作家讨百度书发布已过八年,音乐、单机游戏、网络文学、电影电视剧等内容在国内仍有对应的庞大盗版市场。